周逢俊
周逢俊个人官网: 网站首页 > 艺术评论 > 正文

读周逢俊花鸟画感言

文/孙美兰


乍看逢俊花鸟画,似乎平常,再读,细读,方品出意味无穷。


我揣摩,逢俊花鸟精神直追五代,五代是中国花鸟画作为独立画科的发端,经过千百年世世代代人民智慧的创造,花鸟艺术在全世界独树一帜。自五代“徐黄异体”、“黄家富贵”,“徐熙野逸”,形成两大流派,开写生自然之美的先河。花鸟画成为美和生命的象征。


周君花鸟,有清丽雅韵,也有狂放浪漫,蕴含古意,赋予新魂。追溯传承源头,风神意态,向着徐熙野逸之美倾斜。但反观他的宏篇巨构,《玉堂春》又绝非野逸,而是富贵堂堂。可见其艺术传承不拘一格,显示出多方面的创造才华。


《玉堂春》,布局主体为牡丹,娇艳盛开,花团锦簇。以“没骨法”铺陈,间以春叶,柔嫩树丛,松枝,层岩叠石。上端空白处,禽鸟飞动,栖息其间。下端一角,浅溪淙淙。“空气透视法”笼罩画面,带有几分隽永的神秘感,又凭添几许时代新意。表现技法,尽显成熟的探索精神,语汇丰富新颖,变化莫测。


这格调精致、意象高华的《玉堂春》,如一阕名曲,勾人遐想。使我猛然忆起五代的《玉堂富贵图》,传为徐熙之作,藏于台湾故宫博物院。史载:画风以野逸名世的徐熙,兼长精丽华美的“铺殿花”,即一种古代宫中挂设的“装堂画”。此幅《玉堂富贵图》就是仅存的“铺殿花”传世珍品。今日供我们观赏的周逢俊大作《玉堂春》,莫非是五代《玉堂春富贵图》的铮铮回响?若徐熙、黄筌在世,也当为之赞叹吧?!


周逢俊花鸟水墨小品,更多凭借灵感激情,下笔迅捷,落墨果断爽利。造型幽然夸张,骨力劲健,风神翩翩。独瞥窗前掠过的一只飞鸟,雨呜水溏的蟾趣,笔兴恣肆中咏含天真童心,缕缕乡愁。意笔廖廖,画兴酣然之时,颇得徐渭、八大余绪,再铸潘天寿之奇崛傲骨。贵在画家魂魄纵驰古今,广收博取,参入己意,融而化之,尽显自由的思想,独立之精神。


萨尔图湿地写生,是周君花鸟画水墨小品的亮点。画家隐身芦丛,心神与野禽共舞。观双禽空中来去,自由飞翔,彼此啁啾,深情递食共餐。写鸟群相聚,或低头闲啄,或伸颈望远,充满旷野动感。这里人鸟同欢,千资百态,这里是极美极乐的绿色家园!也是一首首绿色世界之梦的礼赞。


画家周逢俊迎接猴年新春的感言说:“作品不仅是画家本人创作水准与成果的最新展示,也可以相信,将会对中国画写意精神的倡导和中国画传统精髓的弘扬起到示范和推动作用。”斯意深弘!


欣祝周逢俊中国画展圆满成功!


2016年春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