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逢俊
周逢俊个人官网: 网站首页 > 展览信息 > 正文

“龙门气象”第二回山水画作品展

发布时间:2016-05-26

改变自心

吕品田


“龙门气象”是龙瑞先生和众弟子以师门之谊,为精研山水画艺、深究文脉精神而自发的同仁雅集活动。此前的2012年,大家已藉宋庄一耕美术馆首次开张,今日展事则是再度之会。一群志趣相合的青年画家,在先生龙瑞的带领下,深入太行,俯仰浩浩山水,体贴幽幽林泉,缘传移模写、腾踔万象的写生创作追寻“中国山水画的味道”。再会之图,立意焕然。


此届雅集,取题“味道”,无论是察道理玄妙,或是悟情味意味,或是品滋味气味,其中之义莫不关涉自由而充沛的深心之自我,莫不诉诸审美生发之主体条件的“澄怀”。心浮气躁,彷徨不安,何以咂摸笔致墨韵间的味道,又何以感悟山水林泉间的天地灵气与造化生意?!


记得当年在研修班上,龙瑞先生强调过:“我们要用最简单的办法,用最大的努力深入到传统中去。那些规律性的东西是我们研究中最本质的问题。”这次雅集立意,不尚迂阔,反求诸己,把深度的追求化作胸襟廓然的细嚼慢品,以从容简淡、心平气和的心态感悟山水精神。这般取向,在于践行“最简单的办法”,也透着前瞻的问题意识。


在现代化进程中,我们曾深深地卷入追求效益、扩张规模的“速度化”漩涡,即便眼下,我们依然没有完全摆脱时潮的裹挟。好在转机已然呈现,中国的发展正在走向新常态。如今,中国人自觉规划的发展蓝图,已决意改变专注经济快速增长的传统发展模式,人的生存状态也将逐渐出现节律的调整。由这个日益清晰的前景,可以预见随之而来的生活世界图景或心理意象的奇妙变化。这变化并非出自世界的本质,其原本在于人们自心的改变。


因为自心的改变,人们将逐渐回归生活的常态,回归切合宇宙生机规律的道统。摆脱“速度化”裹挟而获得的驻足凝神,将会支持品味生活的从容与闲静,以至深刻地影响人们的认知心理和感受能力。由此生发的生活感知不再如浮光掠影一般肤浅,审美认识不再流于鸡零狗碎的片段和瞬间,绘画创作也不必再以频繁变换的驳杂图像来弥补感受和认知的贫乏。一个躁动不安的时代行将过去,而龙瑞先生曾经期许的“闲静地面对一棵老柿树,从容感悟其悠然生意”的自在生活愿景,也将款款而来。不妨料想,如此情境中的绘画,当摆脱扭曲或畸变的“图像生产”境遇,重新回归生活的常态,融入关怀人生之大道。


眼下,龙瑞先生和弟子们带着这样的问题意识规划着他们的雅集,大家也会以此问题意识检视自己的作品。想必,深心的自省将启示心灵超以象外,在体会的太行山精神中感悟灵心澄明的自得。


吕品田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龙门气象

王鲁湘


《龙门气象》是龙瑞先生几位弟子筹划的一件展事,主要展出他们追随先生在太行山写生后所创作的一批山水画作品。但事因可能还要往前倒若干年。


那是中国国家画院开始办中国画创作精英班的时候,作为院长的龙瑞,亲任导师,全国各地画山水的中青年才俊风慕而至。每届两年,连续办了几届,由是,本不在美院任教的龙瑞,遂桃李满天下。学生们自豪地称自己为“龙门弟子”,很看重在国家画院“龙班”的经历,结业后也经常互通信息,并常常邀约聚首,将近作持与老师批阅,同学之间也以同门相称,切磋画艺,知无不言,师生关系极为融洽和谐。我有幸连续多届担任“龙班”学术主持,对此深有感触。


中国画的传承,在引进西式学校教育体制之前,就是这种带有双向选择性质的师徒关系。所谓的艺术门派或流派,就是由一群有稳定的师承关系的艺术家们所创立的。西式学校教育解构了这种传承关系,相应地,也就解构了蕴涵在这种关系中的许多传统的人文精神,而这些人文精神的缺失,又直接影响到中国画人文精神的变异,一些不应该失去的东西失去了。因此,在反思西式学校教育弊端的同时,有人开始怀想传统的师徒教学方式,而国家画院的各种名师主持的精英班、研修班,或可看作是对传统的一定程度的回归。这也是龙瑞先生主持国家画院工作后,提出的“贴近文脉,正本清源”指导思想,在中国画教学与传承工作上的落实。


“龙班”的“龙门弟子”尽管散处全国各地,身兼不同的工作,但对于老师的艺术主张,对于老师的创作方法甚至艺术风格,都衷心服膺并努力在自己的艺术创作中予以体现。他们形成了稳定融洽的师生和同门关系,同气相求,同声相应,但又和而不同,各自保持着鲜明的艺术个性。这回《龙门气象》展,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师生一起赴太行写生,但又各有灵苗各自探,在意境生成、意象表达、笔墨呈现上,各擅胜场,各显神通,作品面目各有殊胜。但是,对于龙瑞先生所主张的“贴近文脉”,各弟子又纷纷做出了自己的解读;对于先生特别服膺和追求的黄宾虹的“浑厚华滋”之旨,又各有各的心得。本次画展所以用“龙门气象”为题,是因为龙瑞先生于山水画首重“气象”。观山水,观什么?北宋山水早就告诉人们,山水乃宇中之大者,其堂堂气象,才是我等人类悟对通神、玄览观道之所在!